Loader

思邦表皮——迷幻的外部特征

SPARK facades, the deceptive outward appearance

沃尔特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在他1913年的法古斯工厂(Fagus factory)项目中成为第一位成功设计出“玻璃幕墙”的建筑师,这是一种金属丝线表皮,不包含任何承重功能。格罗佩斯与密斯·凡·德罗以及其他的几位现代建筑师解放了建筑的表皮,使其从结构框架中超越,引导了表皮设计技术的飞跃。

格罗佩斯对这种转变的描述是:

“表皮成了一个遮挡屏幕,它延展在直立的柱子之间,为人们避雨,挡风,防噪音。

facades1

建筑的表皮设计解决了美感和环境等问题,缔造出内部空间的包裹或是保护,从而为使用者营造出一种舒适的氛围。如今表皮的设计已经跨越格罗佩斯和密斯时期的典范,更加注重环境的现代性;思邦设计结合当代环境模式,加入别具匠心的设计,为客户及环境实现高效的建筑作品。

自成立以来,思邦设计就一直致力于表皮设计在众多不同项目中的多重表现:不仅作用于项目在环境中的发挥,还能提升项目的自身价值,及其在创意角度及公共空间中的表达。

思邦设计的克拉码头项目是我们亚洲首个成功展示表皮设计策略的案例,它聪明精心的设计可以完美平衡项目的商业需求及可持续性,从而创造出一个愉悦的地标点。

facades2

facades3

克拉码头项目中所得到的经验为定义一种“思邦”设计奠定了基础,而后又在一系列的项目中得到应用;也在工作室所坚持的维特鲁威三大原则firmitas, utilitas 和venustas(耐用,表现,美感)之上得以深化和推进。

我们不相信建筑表皮的解放意味着建筑师就可以随意处理建筑的平面,剖面及室内环境,尽管一些建筑师确实踏上了形式吞噬功能,表皮包裹出难受空间这一道路。

下图展示的项目说明了思邦设计实现复杂且优秀项目的能力,一方面为客户创造商业回报,也为城市打造社会及环境可持续性。

思邦在福州泰禾的新购物广场实现了双重公共形象:一个是快节奏的表皮,标志性的建筑对应的是生动的商业表皮,而另一个则是慢节奏的表皮人居尺度下的分层次表皮,它形成商业街的背景画面。

两个表皮都很好地通过它们的体量和材料回应了内部不同的空间和功能需求。公共表皮采用的是双重色调的铝制盒子形式,营造出延展的棋盘方格子形式,之间还穿插着一个多感官的媒体墙及其他的商业广告信息。

而慢节奏表皮则展示了思邦的创新之处,因为它将城市肌理与部分暴露的、和街道相连的室内不同层次联系在一起,形成视觉和物理的过渡,这样生成的空间是一个活泼的开心的城市购物娱乐聚集地。

facades4

facades5

圣像康诺特(Ikon Connaught)位于蕉赖市(Cheras )中心,这里是吉隆坡与茂密的加影山(Kajang )和安邦山(Ampang)徐徐接近及交汇的地方。

圣像康诺特项目是想打造一个生活化的目的地,包含亲密的邻里式的小规模空间,同时包含一个城市中心应有的质感,影响力和活力。另外项目还位于显著的位置:中心环路与连接吉隆坡和丝绸高速路东西向线路的交叉口处。

圣像康诺特项目的表皮策略是专门为每天从此场地上经过的上百万人打造的,同时也为社区及其附近单位服务,包括斯特雅国际大学(UCIS )及康诺特山花园。

它还是从此高速经过的摩托车骑行者的视觉享受,表皮的图形清晰定义,灵感来自于客户自身的服饰装扮及其奢侈品生意;设计试图打造一个隐藏内部秘密的外部表皮,就好比是一个端庄的皮包或是整齐的羊毛套装,但打开一看里面是与之形成反差的狂热的衬里。

内部的表皮被塑造成简单的平面盒子,而流畅的外部表皮则由铝制的管形结构打造,看似张开,与穿行的交通互动。圣像康诺特项目为超过一百家精品店及餐厅提供空间服务,它们占据5层空间,其上则是5层办公空间。灵动的表皮流入景观,伸出一个木质纹理感的由层层绿植点缀的室外餐厅露台空间。

facades6

facades7

升禧广场(Starhill Gallery)是吉隆坡最著名的购物商场之一,众多豪华奢侈品牌入驻其中,还有精致高雅的就餐选择。思邦的设计旨在重新描绘升禧广场朝着武吉免登(Bukit Bintang)一面的表皮,已定义城市雕塑形象,实现与公共空间及行人的对话。一个新的褶皱形玻璃及石材玻璃就此而生,灵感来自于克里斯汀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的剧场戏服剪裁,这层表皮将既有建筑包裹,创造出与众不同的新形象。预制的轻质钢及玻璃表皮盖住了原来的坚实的不具有穿透性的大楼结构,这种处理方法及设计在马来西亚实属首例;表皮及屋顶水晶般的造型重新定义了升禧广场在东南亚作为最领先奢侈品购物场所的主导地位。

坚实与透明之间分裂的变幻重新塑造了既有建筑的临街面,为之增添了新的当代经典元素,使之在如今烦躁趋同的购物建筑中独树一帜。

思邦的轻质钢,石材及玻璃表皮采用法国RFR工程公司的尖端技术,他们同时就是参与巴黎玻璃金字塔建造的工程公司。

思邦将原来入口处的一个咖啡厅替换为一个标志性的三层高的购物展示亭,用来展示法国奢侈品牌路易威登及客户自己的化妆品牌丝芙兰(Sephora )。而这个亭子又与主体通过一个位于首层的插入新水晶表皮的桥结构连接。

思邦有意将这个复杂的建筑罩上一个精致的外形,使之呼应品牌的地位,同时与吉隆坡的街景互动,塑造与高端品牌及产品,绝佳独特的游客体验等气质相符的设计

facades8

facades9

宁波来福士

这个占地15万平方米的综合发展项目包含办公,公寓式住宅及商业基座。建筑的表皮回应两种不同的环境因素:公共立面作为商业基座与办公塔楼和城市的临界面,而一个层次分明的商业表皮则与附近的社区广场及附近的住宅发展项目相邻。

商业基座位于两个主干道交界处:大庆南路和惊驾路,这里的街道是由动感快速的商业表皮修饰,体现了速度,力量与宁波正在发展的CBD态势。玻璃表皮上水平条形的熔块以及不断变幻的色调更是提升了这种快速效应。

与之对比的是朝着社区院落的商业基座平台,这个柔和区由一种地形学的形式起伏,它减少了建筑的巨大体量感,拉近了与人的关系和与院落的关系。

一个垂直的冬季花园切开南部的十五层办公塔楼表皮,从而为其增加了独特的视觉元素,也增加了大楼的自然空气流通,为大楼朝着河边一侧的重要位置提供了的开阔的视野,也为使用者增加了室外的公共办公环境。每三层都布置有带有空中花园的阳台,它们可以提供更多的遮挡,以减少太阳光的吸收。办公表皮是由清晰的玻璃板面,半透明的熔块玻璃板面和加厚的玻璃三种不同材料组合而成。这些板面的坚固性和透明性是相当的,一方面减少了建筑的热吸收,同时保证了表皮及其附属系统的最高环境标准。

服务性公寓塔楼独处,但与商业基座和一个公共院落相连。这里面包含有160个公寓套间,一层的俱乐部,体育健身设施,和位于首层的为公共和公寓使用者提供商业设施及良好就餐环境的入口大厅空间,继而塑造宁波作为高端居住地的形象。

公寓的南侧表皮有长长的细细的优雅的阳台带构成,它们最大限度地利用所在的朝着河流的位置,慢慢形成纤细的带状结构,以回应附近商业基座的形体设计,这个“主导动机”也嵌入思邦的景观设计之中,然后这些景观元素反过来将分散的项目元素穿插贯连,形成统一的形象。

facades10

facades11

万达广场位于北京通州区新华大街和通汇路交汇的西南角。通州被认为是北京的下一个国际卫星城,地区注重塑造自己的高端商业,旅游及文化娱乐设施,以定义自身快速增长的步伐。

思邦的设计回应项目的背景,创造出象征元素,反映地区发展的进步和增长,定义新的娱乐商业中心。

项目包含:一个商业购物设施,涵盖一个附近的商业街,三个A级办公楼,一个SOHO办公楼。万达广场将为城市打造标志性结构,生成一个具有合适的人居尺度的,同时功能性主导的轻松环境,也是正在扩建中的城市空间的恰当延伸。

从历史角度来讲,通州是水城,这里的生活都围绕着大运河展开。生活轨迹的起伏变幻成为设计的灵感来源,也是建筑表皮的形式来源,环境中的起伏,包括风,水,交通等元素都被应用于将这个建筑体量雕刻成一个曲形的壳体当中来。

建筑表皮环绕商业基座,萦绕成液体般的动态,视觉上捕捉人们的注意力,将行人下意识地从外沿的景观设计导向到主要的入口结构。

为了传递这种“空间的流畅感”,思邦的表皮是与表皮工程师密切合作,以精确几何造型,从而满足当地和环境的要求,也考虑造价的情况。

一个找形分析被应用进来以减少双曲面及相关模块的应用数量,并将其在表皮部分的应用最终控制在低于百分之二的范围内。

办公塔楼玻璃幕墙边缘的扭曲设计符合一个中空玻璃板面最大可挠曲度,从而使其可以现场冷弯成型,这保证了表皮的设计样貌。

通过在2000年使用这一“冷弯成型”技术,思邦将技术设计才能与一种流畅的并且能保证租户极佳视野的美感自然糅合。

facades12